斗罗小说网

缬罗 十八

上一章:缬罗 十七 下一章:缬罗 尾声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douluodalu1.com ,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索兰焦躁地往复踱步,如在囚牢。

这愈安宫的小阁内,一切布置皆是注辇式样,舒适懒散。缇兰遣走了当值的宫人,自己捧了一碟金丝糖胡桃进来。

索兰猛然转回头来,道:“王姊,你不该嫁给他。早知道你是要嫁给这样一个疯皇帝,我就不让你来了!”

缇兰微微一笑,道:“你就不让又如何?我来东陆的时候,你才九岁。”说着便把糖胡桃递到索兰手里,“给,你最喜欢的。”

索兰气得也笑起来,轻轻挡开碟子,道:“王姊,我早不是小孩儿了。”

她扬起眼睫看索兰。“是呵,你都这么高了。”神情飞扬温柔,还像是当年盲眼的小公主。索兰忽然一阵心酸,伸手接过碟子搁到一旁,抓住她清瘦的手,孩子般笨拙说道:“王姊,当年是你抱着我逃命,如今换我来救你出去。”

缇兰一怔。

索兰一口气道:“这个疯皇帝多活几年,西陆诸国都要被掏空了,我们这次往东陆来,就是已经有了打算,见一见褚季昶。先前我们遣了人与他秘会,他已经应承,登基后由徵朝国库吃回黄金。褚季昶也是早存了一份心,人马调派都是现成的,近畿营副帅是他的人,到时候把主帅打发了,用近畿营压制住羽林军,天启便拿下了七分。原本他还与北方蛮子的左菩敦王议好了,叫他们开春佯攻黄泉关,绊住整个瀚州的兵力,可是那左菩敦王前月被杀,这算盘也就落空了。一旦事起,他会下令黄泉营分兵南渡,打着勤王的幌子,到了京畿,便可压制成城营与莫纥营。”

缇兰静静听到这一节,摇头打断他道:“黄泉关的兵马不会来。要是北面蛮族骑兵真有入关袭扰百姓的危险,震初绝不会离开黄泉关半步。”

索兰不以为意地轻笑。“汤乾自不是心地慈柔的人,别说褚季昶的命令他不会不从,只要王姊你还在天启,他亦不会不来。”

缇兰鸦翅样浓黑的长发上笼着灯烛的光,那样静,像是乌檀木刻出来的波浪,披了一背。沉默许久,终于开口道:“若他是那样放得下的人,我也不必煎熬这十五年了。”

索兰叹息道:“王姊,你不必担忧这些。真到了那个时候,我必然要褚季昶遣人来护卫你,万无一失。”

“什么时候?”

“二月初一,褚季昶送龙尾神归浩瀚海,方才席上王姊也听说的。京中叛乱,他要避开这个锋头,往海上去最好。”

缇兰淡笑。季昶就是这样的考究,行了篡位的实,却不愿意担这个名,他喜欢一切轩敞堂皇,不容半点瑕疵,至少看起来须得如此。她想起十五年前船队航入泉明港时,他俯瞰舷下人头蠕蠕,眼里神光是明敏冷锐的。倘若没有帝旭,褚季昶未尝做不成一个好皇帝。多年前,在她父王寝殿内没能挥出去的那一拳,此刻重新积蓄了力量,要将桎梏着他熊熊野心的枷锁砸成粉碎了。

他必还记得她八岁时那个噩梦——他总有一日会死在海上。然而缇兰也知道,以季昶的性子,决不肯放过这一线时机,与其全盘皆输,不如放手一搏。为着攫取他自小渴望的东西,纵使早知道了是怎样破败的终局,这条路他也还是会走下去。

索兰接着道:“我们注辇、尼华罗与吐火鲁的使臣均与他同去,一是避嫌,二是仔细着他翻脸无情。”

缇兰心里突地一沉,道:“你不能去。”

“我非去不可。我是王太子,却不是嫡长子,多少人在一旁等着,只要英迦舅舅一去世,便跳出来来夺这个王位……倘若连身边人也觉得我是懦弱的孱头,又有谁会愿意追随我?”索兰说着,浓秀的眉头拢在一处。

缇兰身上一阵发冷,眼前昏黑,仍竭力压低了声音喝道:“你连我的话也听不进去了?褚季昶是注定要死在海上的,指不定是哪一回就舟覆人亡,莫非你要陪着他冒险?早知如此,我当年就不该救你!”她纤细的手死死箍着索兰,指甲全陷进他的皮肉里去。

索兰轻柔而坚定地推开她,说:“王姊,我的胆气总不比褚季昶差。你在天启好好等我们回来,旁的都不必担心。”他大踏步走出小阁,下楼自去了。

缇兰木然地站着,身上一阵阵发冷。她不是没有想过,哪怕是以自戗威胁,只要能留下索兰亦是好的。只是方才那一瞬她看清了索兰的表情——躯体里燃着旺盛而蓬勃的火焰,将整个人都照亮了,可心腔深处却是不化的坚冰。这样的年轻男子,都有着猛兽一样的慑人双瞳,有时黯淡,有时收敛,或冷锐或狂乱,却绝不会有卑屈与退缩。那炽热的是野心,冷如寒铁的是意志,不可阻挡,亦不可扭转。

像极了季昶。

缇兰缓缓跌坐在地,泪水终于无声淌下,她知道她是失去这个弟弟了。

为了将龙尾神送归浩瀚海,昶王与三国使臣一行于二月初一自天启出发东去,淳容妃方氏率女官六十人同往,禁军八千人护卫。

七日之后的拂晓,缇兰睡梦中依稀觉得有夏日灼烫的焚风一阵阵扑在脸上,又像是阳光晒得烫人。她猛然醒来,才知道那不是阳光,而是火。她起身赤足奔至窗前,见愈安宫四围已被数百名羽林军士护卫起来。开平门方向有令人胆寒的铁石巨响与砖檩崩坏之声,数万近畿营兵士拥着十数台铁角冲城战车,叫嚣喧哗。

小阁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她惊跳起来,一手紧紧攥着心口,转身去看。来人是个高大壮实的虬髯军汉,万骑腰珮,周身轻甲结束妥当,奇异的是他衣甲靛蓝,竟是黄泉关的服色。她依稀觉得哪里见过,转念想起来,原是领军由瀚州护送索兰南渡的黄泉关参将,立春夜宴时在外殿末座的。那军汉在门口略略一揖道:“末将张承谦。请淑容妃安心,此处叛军是决计攻不进来的。”言辞简短,是多年行伍的习惯,语毕便匆匆离去。

缇兰心里凉了。此人原来不是季昶派来护卫她的嫡系近畿营军官,却与卫戍禁城的羽林军是一路的。

鼙鼓如万马奔腾,动地而来。乾宣、坤荣、久靖、定和、文成、武德、祥云、钧雷、紫宸九外殿全陷,宁泰门已破,叛军攻入后宫。仁则宫方向当风扬起了赤红色旌旗,人潮如挟卷风雷的铅云向金城宫席卷而去。

人们的呐喊声汇集成潮,直冲霄汉,铿锵的刀剑相击声不绝于耳。人声的浪头一遍遍退却,又一遍遍越发猛烈地涌上前来,粉碎在愈安宫的红墙上。密雨般的流矢冲破窗棂,有些是除去镞头,裹了油绵的,一落地便不管不顾地烧起来。最危急时,近畿营的叛军已闯入了愈安宫东侧殿,亦即是说,季昶的人距她只有数步之遥了。然而羽林军亦不断有增援前来,很快便簇拥上来填补了被突破的缺口,一面裹着她退上小阁,一面将叛军阻隔在外。

这是天享年间禁城中第一场白刃之战,亦是最后一场。鲜血如泉,自丹墀潺潺流淌而下,尸身淤塞御沟,惨状不逊当年仪王叛乱破城,屠戮宗室的情形。整整两日厮杀,单在禁城内叛军便折损逾万,遍地的青璃石地上层层叠叠淤积着血,始终不能干涸,军靴在尸身之间的缝隙里踏过,脚下都是红黑的薄泥,一步一滑。

缇兰坐困愁城,每想到索兰,她便坐立不安,时时向护卫愈安宫的羽林军士询问外边情形。那些军士一概态度恭谨,却始终推说不知时局,只是奉命行事,亦不肯放她踏出宫门一步。愈安宫墙下近千具尸首无人收拣,夜里腥风带来垂死军士的呻吟,黄绿的污水汪在血泥之上,恶臭难言。

第四日午后,那个名叫张承谦的虬髯将军来了,只说请她挪到别处居住,旁的问题一概不答。她再三追问,他亦不肯吐露实情,一挥手,数名女官拥了上来,将她半牵半拽地搀走。

缇兰挣扎着转回头来直视着他,一字字道:“张将军,你告诉我。”这注辇女子乌油油的头发全散乱了,盖了一脸,却遮不住疯狂而炽热的眼神,令人心惊。“那船是不是……翻了?”

张承谦不过半个时辰前刚收到急报,未曾提防缇兰这样一问,脸上神情压抑不住,便索性默认了,道:“眼下生还的只有淳容妃一人。”

出乎他的意料,缇兰周身颤抖,却不曾哭泣。她只是茫然地看着他,像是点了点头,苍白单弱,如同一枚纸剪的小人儿,大而无光的眼是白纸上两点淡墨,蒙蒙地洇散开来。她顺服地被女官搀了出去。

二月十一,她暂迁进凤梧宫偏殿居住。叛乱起时淳容妃方氏远在海上,凤梧宫内无主,宫人内臣多半逃散了,只是遭了劫掠,倒还干净。张承谦指派了一百五十人昼夜轮值,说是护卫,实为软禁。

进来伺候的宫人说,帝旭在初七日已然崩殂,临去前白刃贯身,仍斩杀了数十名叛军将兵,力竭而亡。凤廷总管方诸随侍在旁,亦亡故了。缇兰倒不意外,只是一切来得太快,她仍觉得懵懂。她戴着枷锁过了半辈子,挣开一重,又扣上一重,永无自由之日。如今这围困了她十五年的牢笼真坍塌了,四顾茫茫,她竟无处可去。

她想起幼年时,每到盛夏,英迦舅舅总要遣人给她送冰盏来。是大块的冰,旋出琉璃一般的透薄碗盏,削下的碎冰砸成雪粉盛在里边,伴以各色珍果香蜜,在终年炎热的西陆是极希罕的玩意。她喜欢那凉滑的冰盏,总是捧着不肯放手,可是捧得越紧,化得越快,不过一刻工夫,全溶成涓涓雪水从指缝里漏走了,刺骨寒痛。

她的半生,不过是这样一只冰盏。父母、兄弟、挚友、恋人,所有她要挽留的人们,为着这样那样的缘由,都远离了她。每迈出一步,脚下都有无穷无尽的歧途,各往各的方向去了,到头来,每个人都孤身前行。

缇兰在凤梧宫住到了七月,禁城内忽然喧嚷起来。淳容妃方氏自海难中生还后,随行御医诊出她怀着近两个月的身孕,只得暂留越州安胎,身体稍见起色,便执意返回天启,此时凤驾已近京畿。

二月至今,整整五个月间黄泉关守军按兵不动,未曾分出一人一骑进京。汤乾自不算心地良善,却也绝不会将北国重关敞开,拱手揖盗。变乱以来,宫内消息封锁得严密,天启城中都说,淑容妃缇兰在乱军中失去了踪迹。纵然他遣了人来,亦寻不到她下落。

缇兰俯瞰着满目创痍的帝都,暮春的薰风扬起她妖娆长发。她早知道他是这样的人。

外头宫人通报,张承谦将军到了。近畿营副帅符义反逆弑君,为帝旭手刃,主帅贺尧遭符义拘禁,解救出来时已伤重濒死,近几月来,张承谦俨然已是帝都中把握兵权的第一号人物。他久不来探视,缇兰心知来意大约不善,然而人为刀俎,她倒不如坦荡些。左右她已是一无所有,也就不必再存着什么畏惧了。

张承谦亦不与她客套,略拱一拱手,道:“请即刻整理简单衣装,末将护送您上路。”

缇兰料想着他是来取她性命的,可若是如此,自然不必整理什么衣装,她反而疑惑了。“往哪儿去?”

“往北去。”张承谦一笑,硬朗爽快。

张承谦走在前头,她步履匆匆跟着出了偏殿,迂回绕到宫门外,约有三两百军士在外头侯着。缇兰幽闭数月,此刻日光兜头盖脸朝她泼下来,不由得微微眩晕,忙遮严了身上松石绿的丝绒斗篷。军士们簇拥着她,沿着那青璃石的宽大步道朝南行去,在霁风馆前正要折向垂华门,南面有车辇仪仗行来,逐渐近了,看得出前头一顶檐子是皇妃的品级。军士们齐齐立定了,一声令下,皆退到步道旁,单膝跪地,独剩缇兰一个凝伫原地。

那灿烂华彩的十八抬鎏金飞角大檐子缓缓过了她的面前,忽然停了一停,侧面绯紫的缂金锦缎帘子撩起一角来。檐子内的女孩年纪极轻,不过十六七岁模样,虽是盛妆端凝,神色疲倦,仍看得出眉眼间曾有怎样飞扬的英气。她望着缇兰,只微微一笑,便放下锦帘,檐子重又向前行去。

那是淳容妃方氏,凤廷总管方诸的养女,别号斛珠夫人。彼时她已怀胎六月,腹中的孩子在那年十月降生,命名褚惟允。褚惟允当年十一月即位,称帝允,改元景衡。淳容妃方氏进封太后,摄政二十二年。张承谦深得器重,到帝允成年亲政之时,张承谦已位至兵部尚书。

九州·缬罗(《斛珠夫人》前传)小说的作者是萧如瑟,本站提供九州·缬罗(《斛珠夫人》前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九州·缬罗(《斛珠夫人》前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ouluodalu1.com

上一章:缬罗 十七 下一章:缬罗 尾声
热门: 我真不想当BOSS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刀剑神皇 格兰自然科学院 五大贼王2:火门三关 神级基地 法爷永远是你大爷 魅生·幻旅卷 安珀志2:阿瓦隆之枪 哑舍5

2018-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DouLuoDaLu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