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小说网

终章(三)

上一章:终章(二)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douluodalu1.com ,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这东西……似乎和锁完全扯不上任何的关系吧。”林封谨目瞪口呆了半晌,然后才有些无言地看着面前的东西。

在他面前拦住去路的,看起来便像是一道粗糙无比的宽大墙壁似的,有着微微的弧度,表面有着一些灰褐色的斑点,还有凹凸不平的坑洞,其颜色则是呈现出灰黑色,卖相可以说是相当不好。

可以见到,佛尊三千年之前留下来的破坏痕迹依然在,通道两边的岩石被朝着两边整整轰开了二十来丈,然而露出来了的依然是这一堵略微带着弧线的丑陋诡异的墙壁,显然这玩意儿隐藏在岩石里面的部分,远远比露出来的要多得多。

林封谨靠近到了这“混沌锁”的前方,小心翼翼的拿手触摸了一下,发觉这玩意儿的质感是坚硬而又富有弹性的,而在佛尊留下来的记忆当中,任凭你怎么攻击,这混沌锁也是不会反击,所以林封谨尝试了一下之后,便是开始放心大胆的研究了起来。

当然,连佛尊这样的见识也没看出来什么破绽,林封谨就更不用说了,他深吸了一口气,低声的在心中道:

“地藏,你的心愿,今天我就为你完成,你当年的牺牲是否有价值,接下来便是要见分晓了!”

接下来,林封谨已经提起来了手掌,手心当中赫然有着一只小小的蓝色沙漏幻象在不停的旋转着,然后,林封谨一巴掌就按到了面前的“混沌锁”之上!当他抽手回来以后,顿时就见到了点点时之尘埃已经是释放了出来,若梦若幻,仿佛是蓝色的星星尘埃一样,正在不停地与这“混沌锁”的表面产生碰撞,然后每一次碰撞,都会散碎出来几点碎屑……

这画面极美,同样,也是极为扣人心弦!

林封谨可以说是目不转睛的死死盯着二者之间的碰撞,忽然之间,他的双眼一下子就圆睁了开来,因为在持续不断的与时之尘埃的碰撞当中,那“混沌锁”的表面,居然也是很不情愿的脱离下来了一点褐色的微粒下来!!

虽然这一点褐色的微粒几乎就只能用尘埃来形容,必须要睁大眼睛才看得见,但是,脱离了就是脱离了!这就已经足以说明一件事,这连佛尊这样的人物都要为之叹息的混沌锁,在林封谨这继承自烛九阴的诡异力量面前,也一样要黯然褪色,经不起时间长河的冲刷啊!

只是,林封谨见到了这一幕却也同样是在苦笑,是的,时光之力确实是对这玩意儿有效,可是这效果却也未免真的是太差了些啊。

这混沌锁的坚固程度真的可以说是名不虚传!此地本来就压制一切神通,自己施展出来了先前的时光之力看似轻描淡写,其实消耗却是决计不小,甚至可以说是达到了十分惊人的程度,类似的攻击,林封谨顶多再打出三发便是极限,接下来就需要至少休息恢复一天,才能再次出手,否则的话就要消耗本源拼命了。

这附近倒是和佛尊的记忆类似,十分安全,并没有怪物靠近,休息倒是可以放心大睡。但是,林封谨这个大活人是需要吃喝拉撒的啊,他刚刚补充了生命力,正是生机蓬勃旺盛的时候,胃口尤其的好啊,这鬼地方上哪里去找吃的呢?

林封谨叹了一口气,不过心中还是带了点希望的,因为时光之力的破坏力与其余的神通并不一样,并不是直接会产生破坏性的,就像是佛尊在这里表现出来的大光明之力,一旦命中敌人就能直接造成一系列的连锁伤害,而时光之力呢,则是直接将作用物品的时间推后,这样一来的话,很可能就会出现突变的过程。

比如说这时光之力应用于一个婴儿身上,第一次作用是将这婴儿身上的时间直接推后二十年,这样导致的后果,反而会是令这婴儿自身的战力提升了——二十一岁的健康青年,必然战力远远要超过一个婴儿。

只有当时光之力达到了一个临界点,比如说这个婴儿的寿命是九十九岁,时光之力将其身上的时间直接推后一百年,那么其效果就会顿时发生质变,直接就将之置于死地,化成腐尸朽骨!

在这样的心理驱动下,林封谨深吸了一口气,又是一掌拍在了这“混沌锁”的上面,这一掌拍下去之后,水蓝色的时光尘埃点点激射而出,继续将面前的这混沌锁的时间飞速朝着更加久远的未来推进。

然而,似乎还是没有什么用,若是一定说是要有什么用处的话,那么就是多掉了几点微粒下来而已。

林封谨表面上不说什么,又是深吸一口气,掌心当中出现了一具日冕的幻象,又是一掌拍出,然后,他的脸容顿时变了,精神也是为之一振!

因为这一掌拍出之后的效果有了截然不同的表现,再也不是令人绝望的几点尘埃落了下来,而是可以见到,这混沌锁的表面,发出了咔嚓的一声轻微的响声,然后出现了一道细微,但是清晰的裂纹!!

这一道细微的裂纹,便是让林封谨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他此时正要再补上一掌的时候,就见到了这一条细微,清晰的裂纹,迅速的蔓延,扩大,然后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最后化成一块一块巴掌大小的碎片,迅速的脱落了下来,落在了地上还嗒嗒的响着。

看着这一切,林封谨喃喃地道:

“八百四十三年,哦,不对,八百四十六年以后,就是临界点,此地就会彻底的破裂掉了吗?”

林封谨的时光之力,乃是只作用在了挡在自己面前的“混沌锁”的很小一块区域,大概也就是脸盆大小吧,直接将这一块区域的时间流逝速度急速缩短,延伸到了八百四十三年以后,便是成功地将其破开了脸盆大小的一个洞口出来,可以看到里面一片漆黑,端的是伸手不见五指。

看着掉落在地上的那些“混沌锁”的碎片,林封谨忽然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格外的饥饿,有一种无法压制的冲动在驱使着他,想要将这些碎片拣起来吃掉,等林封谨在心中大叫着不可以这样做的时候,居然发觉自己的手和嘴巴似乎都背叛了大脑的指令似的,已经拾起来了一块碎片,放入了嘴巴当中,并且咔嚓咔嚓地咀嚼着,然后饥渴的吞了下去。

林封谨大惊之下,在心中叹息了一声,放弃了抗拒的念头,本着自暴自弃听天由命的想法干脆坐下来吃起这碎片来,吃的时候就发觉,这“混沌锁”的碎片很薄,虽然对着外面的一层看起来十分粗糙,但是内层却是格外的光滑,仿佛青色的冰玉一样,吃起来脆脆的虽然没有什么味道,但不知道为什么,吞咽下去的时候身体都会生出一种“很满足”的感觉,呃,就仿佛是饥饿的时候,有一块红烧肉划过喉咙落入胃袋的满足感。

而在“混沌锁”其他的没有受到林封谨时之力影响的地方,则是并没有给林封谨任何的刺激,更不会引起他的食欲了,而吃光了这些掉落了碎片之后,林封谨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但是具体变化在什么地方一时间却是很难形容。

他此时看着那个被自己破开的洞口,尽管理智在告诫自己不可以贸然进入,但心中却又生出来了一股狂热的冲动,放在自己面前的这个机会,就连佛尊这样的人物也是求之而不得的啊!并且,林封谨记得很清楚,里面据说是隐藏着超脱轮回的大秘密,在这样的惊天秘密面前,就算是冒任何的险难道不是值得的吗?

在这样的冲动驱使下,林封谨先是在外面看了看,发觉里面完全是一片混沌的黑暗,手伸进去之后,最初竟然有一种仿佛进入到了极粘稠东西里面的感觉,皮肤还有阵阵的刺痛,不过仔细闻起来的话其中却是氤氲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淡淡香气,闻起来都令人觉得格外的心旷神怡。

紧接着林封谨便一咬牙就直接钻了进去,这时候那种极粘稠的感觉便是消失了,刚刚走了两步,猛然就觉得脚下一滑,这旁边竟是一个幅度极陡的光滑斜坡,林封谨踩踏在了上面,简直就仿佛是踩踏在了光滑无比的冰块上一样,顿时就把不住平衡对准了旁边摔了下去。

这一摔之下,林封谨便是立即急速下滑,只听得耳边上的风声呼呼作响,下滑的速度越来越快,他此时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蜷缩起来,双手抱头,护住要害,虽然只是过了十几秒,二十几秒的时间,可是对于在黑暗当中十分忐忑不安的他来说,简直就像是过了足足一年那样漫长。

终于,下滑之势开始放缓,林封谨甚至感觉自己在平地上面冲滑出去了整整数百米之后,又对准了旁边的斜坡冲上去了一段距离,然后冲势衰竭,最后又重新滑了回来,终于静止。

等到了林封谨彻底的静止了下来之后,他已经是无法再忍受周围这浓得化不开的黑暗了,一咬牙之后撮唇轻轻一吹,佛尊遗留给他的大光明之力便是派上了用场,只见一点熹微的光芒从他的口中直飞了出去,若一点星星之火,扶摇直上,然后在上升的过程当中迅速的发出了温和的光芒,最后悬挂在了半空当中,将这一片混沌的黑暗世界彻底照亮。

林封谨环顾四周,已经是被彻底的惊呆了。

这一瞬间,倘若是只看头顶的话,林封谨几乎以为自己重新回到了地球,进入到了东京巨蛋演出场的内部!在大概几百丈的高空,有一个巨大的弧顶笼罩在了上方,其材质仿佛是青玉一般,闪耀着晶莹透明柔和的光,同时,自己所处的位置,则是在一个巨坑的底部,这个巨坑的边缘也是异常的光滑,材质也是同样的青色晶莹。

在统观了全局之后,林封谨的心中忍不住生出了一个诡异的感觉,那就是自己乃是进入到了一个放大了无数倍的鸡蛋内部!而这个“鸡蛋”则是鬼使神差的被岩石包围了起来,并且这玩意儿的壳虽然不算太厚,却是坚硬无比,甚至连佛尊这样的人物也是束手无策。

林封谨仔细辨认了一下,找到了自己打出来的开口,那个开口位于中上部的位置,难怪自己下滑也是滑了那么久,紧接着,林封谨便是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剧烈无比的加速了起来,因为他在这玩意儿的中央区域,发现了一团简直若悬浮着的星云也似的美丽核心。

这一团核心至少也是有大半个篮球场大小,就这么悬浮在了半空当中,安静,梦幻,更是美丽,令人生出了无尽的憧憬,只是看了就想探询其中的奥秘。

忽然之间,林封谨发觉这顶部忽然发出了熹微的光芒,然后就见到,顶部的内壳上赫然浮现出来了一系列复杂的图案,这图案乃是由一条一条半透明的光线交织而成的,看起来就有些像是传说当中的上古秘书“洛书”的图案,却显然是更加繁杂,精密。

紧接着就见到了这光芒迅速的凝聚,然后化成了丝丝的细雨,落向了下方的那仿佛星云一般的美丽核心。

那丝丝的细雨,散发出来了一股林封谨极其熟悉的气息。

“这……这怎么可能!!”

原来,林封谨发现,这丝丝细雨的本质,竟然是天地之间的灵气被高度的浓缩而成的,不说别的,单说下这一场灵气雨的代价,恐怕就要耗费人间界至少十分之一的灵气啊。

这一场灵气雨下完了之后,林封谨又发觉了自己的脚下闪耀出来了点点光芒,他此时当然不会还傻乎乎的站在了这里,急忙狼狈无比,连滚带爬的闪开,等到了旁边的安全处以后,林封谨就发觉,在正下方的内壳上,也浮现出来了一系列的复杂图案,这图案看起来和之前的汲取灵气雨的颇为类似,不过仔细辨认的话,就能认出有些类似于上古秘书“河图”的图案。

与先前的降下灵气雨不同的是,这下方的法阵图案凝聚出来的,便是一团团看起来乳白色,内中生命气息格外浓烈的雾气,若白云一样的蒸腾着,温柔的围绕着那半空当中的内核盘旋着,渐渐被其吸收了进去。

林封谨虽然不知道这乳白色的雾气究竟是怎么形成的,但也能够断言,这玩意儿与自己来的时候借以隐匿踪迹的那条生命之河一定有着巨大的联系!

他此时将各种前因后果联系在了一起,仔细的分析了一会儿,忍不住失声道:

“这……我面前的这玩意儿,该不会是一只庞大到无与伦比的巨卵吧!!”

林封谨这个猜测本来是从面前这玩意儿的形状上,顺口这么一说的,然而这句话脱口而出之后仔细一想,立即就觉得自己的这个猜测搞不好真的应该是非常接近事情的真相啊!

人间界为什么灵气一直都在持续的衰竭?

之前的一种说法是因为人口的高速增长,因此对灵气的消耗也是在剧增,然而这种说法站不住脚的就是,并非每个人都是会消耗灵气的,事实上,普通人当中拥有修炼资质的千中无一,而哪怕是你拥有修炼资质,也是需要别人将你领入门啊!所以实际上虽然人口变多,修行者的数量却未必有那么高,因此这样说起来的话,这种说法很难让所有人信服。

而现在,林封谨确定自己应该是找到了这背后真正的答案,因为这巨卵的孵化需要惊人的灵气,为了频繁的降下灵气雨,所以它一直都在源源不断地抽吸人间界的灵气,导致其越来越枯竭。

其次,林封谨甚至可以确定这一只巨卵的孵化时间,那就是八百七十六年之后!那是因为,他在打破外面的这“混沌锁”,其实就是卵壳的时候,便是将那一小块区域的时间流速推进到了八百七十六年之后,那一个区域的卵壳便是破裂掉了。

卵壳破裂掉,便是说明了这玩意儿必然已经是破壳而出!

林封谨当时为什么会对破掉的碎片产生强烈的食欲?那就是根据他所了解到的一些常识,有一些强大的卵生怪物,在孵化出来以后就急需要能量补充,而它们一出生后能接触到的最方便快捷的食物,实际上就是将它们孵化出来的壳!

因此只要是有这种习性的生物,其出生时候破裂掉的蛋壳,实际上里面蕴藏着的能量,营养乃是非常惊人的,因为这是幼兽获得的第一口食物,直接决定了它们能不能健康的成长,顺利的活下去!!

林封谨当时为什么会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去吃掉那破掉的碎片?便是因为面前这巨蛋应该是比他的生命层次高出了许多倍的高等生命,其成熟的卵壳却又是给新出生的幼兽吞食的,应该就具有可以弥补,完善,进化他的身体的强大补益作用。

※※※

林封谨越想越是觉得自己的这个猜想极有道理,但是继续接着深想下去的话,脊背上的冷汗都开始渐渐的冒了出来。

因为仔细的一想,眼前的这只巨卵,已经是完全的营造出来了一系列强大的生态系统,而这一系列完整的生态系统,更是建立在了整个人间界之中!怎么看都觉得整个人间界仿佛都已经是变成了它的窝巢一样,贪婪地吸收着其中的营养……

这是何等可怕的一件事实啊!

以整个人间界为巢的怪兽,这是何等凶残的变态!!!连烛九阴,应龙,相柳这样的怪物也估计也没有打过这样的主意吧!别的不谈,单是从这样的做事风格来说,已经是将这些怪物彻底的拉下了一大截,完全就不在一个层次上了。

难怪连天意都要退避三舍……

“这……这究竟是什么怪物啊!”林封谨再望向了巨卵中央的那一团灿烂若星云的东西,眼神里面都是充满了不可思议,他犹豫了半晌,观望良久觉得似乎没有什么危险,便打算试试爬到了蛋壳的顶部上去,看看能不能接近这只巨卵当中的核心,准确的来说,是胚胎的所在地。

不过,就在林封谨开始尝试朝着上面攀爬的时候,忽然识海当中传来了一个洪亮的声音:

“这里可是去不得,赶快退开。”

这声音一发,林封谨本来是在那光滑若冰玉也似的壳壁上面攀爬,被突然这么一惊,手顿时一哆嗦,整个人好险没摔下来,隔了半晌才低声道:

“谁?”

“哈哈哈哈!”这洪亮的声音笑得十分爽朗,并且里面蕴藏着一种明朗的大气:“你应该是不认识我了,不过你我之间的师徒缘法虽然厚重,也就只得两世而已,接着就缘尽了,对面不识也是等闲。”

林封谨乃是什么人?一听“师徒缘法”这四个字,脑海里面立即就电光石火的闪出来了答案,惊异地道:

“您,您老人家是,佛尊?您在人间界当中不是涅槃入灭了吗?”

林封谨的前前世是地藏,乃是佛尊门下的真传弟子,而他前世虽然是在地球上出生渡过,一样是有佛缘,从小就哭泣不停,家人抱去烧香拜佛,愣是在大雄宝殿的如来金身面前才止住了哭,因此打小身上就戴了一个佛祖的挂坠,也算是佛尊的弟子——被这么一点透,那么当然答案就呼之欲出了。

听了林封谨的询问,佛尊呵呵笑道:

“没错,我的本尊确实是在三千年之前就入灭了,此时也只是个很脆弱的分身而已,本来按理说起来的话,哪怕此时佛门能够中兴,我至少也要五百年才能重生,不过,这一次却是因为给你留下来了一粒大光明之力的种子,本意是想要你在这凶险无比的地肺里面得了个方便,没想到成就了我的缘法。”

林封谨震撼的道:

“这又是从何说起?”

佛尊呵呵的道:

“你刚刚击破这里,进来的时候,是不是觉得里面的黑暗浓稠有若实质?还有一种淡淡的异香?”

林封谨道:

“不错。”

佛尊颇为严肃地道:

“我的缘法便是在此,那黑暗根本就不是黑暗,而是混沌!接触到了这样精纯的混沌之力之后,我留给你的大光明之力的种子便是立即借势复苏,化成了我的分身,虽然弱小,不过却能勉强让我恢复神识,足够让我解开三千年来心中的谜团了。”

林封谨再一次被震撼了,隔了一会儿才难以置信的道:

“混沌之力?是天地都尚未初开的时候的混沌之力?可是,这地方怎么会有混沌之力?”

林封谨当然知道,佛尊又名大日如来,代表的就是大光明,大地遍照等等,或者用简洁明了的话来介绍,女娲的原型是人身蛇妖,那么佛尊的原型本体,就是光明,而最初的光明和黑暗从什么地方出现的?便是从一片虚无混沌当中出现。

因此,混沌之力实际上就相当于是光明和黑暗的源头,佛尊留在了林封谨体内的那一点大光明之力的种子,自然是接触到了混沌之力以后就能茁壮成长,借势复苏了。当然,佛尊也是了不起的大能存在,肯定不可能复苏到全盛时期的地步,甚至连地藏等人那样露出法相都做不到,但至少可以依附在林封谨的识海当中获得周围的信息了。

听了林封谨的问话,佛尊道:

“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说实话,要不是你居然可以用时间之力破开这里,进入到了其中,就连我,也想不到居然隐藏着一个如此惊人的秘密啊!”

林封谨苦笑道:

“我现在顶多也只能判断出来,这玩意儿乃是一种十分强大的神兽的卵,可是,根本就联想不到有任何神兽可以做到这一步,以整个人间界为巢穴来供养孵化自己的卵啊!”

佛尊微笑道:

“你想不到也是正常的,不过,这其中有一个很大的误区存在着,一旦点破的话,你就会顿时恍然大悟。”

林封谨苦笑道:

“弟子驽钝,愿闻其详。”

佛尊道:

“你可知道,人间界是怎么来的吗?”

林封谨更是苦笑道:

“佛祖,这乃是穷尽到时间尽头,涉及到了创世的大秘密,我怎么会知道?”

佛尊含笑道:

“你不是这一世入了书院研读诸子百家的著作吗?书里面是怎样写的?”

林封谨迟疑了一下道:

“最初的记载应该是在上古奇书:三五历纪当中:天地浑沌如鸡子,盘古在其中,开辟天地……首生盘古,垂死化身,气成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四肢五体为四极五岳;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里;肌肉为田土;发为星辰;皮肤为草木;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身之诸虫,因风所感,化为黎甿。”

佛尊听了林封谨的话,呵呵一笑道:

“真亦假来假亦真,这东西说得虽然不算全对,但大概也是差不多了。”

林封谨听到了佛尊这么一说,忽然之间看看周围,猛然一个可怕的念头涌了上来,难以置信的道:

“难道,难道……”

佛尊意味深长的道:

“谁告诉你,盘古就一定是人的?”

这一句话说出来,顿时瞬间就仿佛炸药一样,一下子就将林封谨心中的谜团炸得粉碎!!

※※※

这天地宇宙之间,可以说是星球位面千千万万,为什么能够孕育诞生生命的只有亿万分之一呢?

这便是因为,一个星球或者说是位面,想要诞生繁育生命出来,必须要具备初始的一点生气。这“生气”听起来很玄奥,其实呢,用现代科学来说,就是有机物。

盘古其实乃是一种在星空当中遨游的巨兽,属于十分高等的生命,其寿命也是相当的惊人,估计是以“纪”为单位的,但是,无论如何漫长的生命,总是有要结束的时候,盘古也是要秉承生命的基本规律,两大需求,第一就是生存,第二就是繁殖。

当一头盘古巨兽感觉到了自己的生命之火即将熄灭的时候,就会降落到一座符合自己眼缘(或者其余的原因)的位面或者星球上,然后将卵产在了这颗星球上面,接下来就趴在了这星球上,开始慢慢地死亡。

没错,慢慢地死亡,这样的巨兽的生命力,也绝对不是说死就死得掉的,就像是生机耗尽的千年古树,也会几度枯荣以后才会彻底的风干,倒掉。

在死亡的过程当中,盘古巨兽的身体开始渗入到了这个星球的表面,就像是古书当中记载的那样……垂死化身,气成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四肢五体为四极五岳;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里;肌肉为田土……当然这其中什么左眼为日,右眼为月肯定是虚构,但是,像是地窍啊,地肺,提炼生命力的池子,大漩涡下面的黑潮这样的东西,却是切切实实的由盘古巨兽的身体化成的。

为什么净土当中会诞生出来邪弥呼等等这样凶残的邪神,便是因为在食物不足的时候,黑潮就会经常席卷而过,因为黑潮只是针对拥有生命的生物,所以不会对净土造成破坏,可是,黑潮当中,却也是蕴藏着死在地肺里面的生灵的痛苦,怨念……因此接下来,盘古巨兽死亡之后,它散发出来的生机,加上他的尸体被星球或者位面同化以后的环境,就会根据星球最初的条件,让不同的生命诞生出来。

这些诞生出来的不同生命,实际上就可以被理解成盘古巨兽遗留下来给自己后代的食物……那些低等的生命,就会被地窍形成的罡风,或者大漩涡卷走,生命力被剥夺。

那些高等的生命,便会开始吸收灵气,修炼神通,而他们死掉以后,聚集起来的灵气就更加方便盘古的卵采集,吸收——这就和皇帝就很喜欢养一些贪官,然后缺钱的时候拿出来杀掉,家产和财富归我,骂名归他,还省掉了自己聚敛的麻烦是一个道理。

那么,出现在地肺当中的神秘力量可以压制一切神通就不难解释了,这神秘力量,正是死去的盘古巨兽遗留下来的本能意志,四处席卷的黑潮则是这本能意志具现化出来的结果。

并且地水火风这四大元素的神通,本来就是由盘古巨兽散发出来的灵气和生机演变出来的,当然是谁来都没用。也就只有佛尊和林封谨这种极其罕见的不世出天才,拥有连盘古巨兽都没能控制的力量,才可以在地肺的区域当中施展出自身的天赋之力。

盘古之卵里面为什么会有混沌之力,那自然是盘古巨兽留下来的了,这是宇宙洪荒当中最原始,最基础的力量!

弄明白了这其中的一系列错综复杂的关系之后,林封谨也是万万没有想到这其中居然隐藏着这么大的秘密,同时更是心有余悸,这盘古巨兽活的岁月如此漫长,对自己的后代的防护肯定是处处杀机,别看自己进入到了卵壳当中,这绝对不是最后一道防线。

因此,自己之前若是想要接近这盘古巨卵的核心区域的话,只怕早就死得骨头渣子都不剩,哪怕是有时光之力也是无济于事。

林封谨低着头寻思了一会儿道:

“那据说这里面隐藏着超脱人间界的秘密,完全是胡说八道,想要哄人上钩了?”

佛尊微笑:

“三千年之前,我就有预感人间界将会有大劫难降临,而这大劫难的线索,则应该是应在了当年他们施展出来的阳谋上,浩瀚众生,怎能化为一片血海?因此自然是要前来一番的,只可惜……还好,地藏居然能够想出来了这样一个破局的法子。”

此时根本就不用佛尊多说,林封谨也是知道这盘古卵一旦成功孵化出来,盘古巨兽现身,必然会将人间界的灵气生气彻底掠夺干净,将人间界化成一片血海,他默然了半晌,忽然道:

“佛尊,时间不多了……我击破这卵壳的时候,只是将那一块卵壳的时间流速延长到了八百四十六年之后,这卵壳便是破裂掉了。”

很显然,若是继续在这样正常发展下去的话,那就是这盘古卵里面孕育的巨兽彻底孵化的时候。而这玩意儿一旦出世,那可以说就是无人能敌。

其实严格地说起来,这盘古卵完全就是在吸收自己母亲尸体上的养分和精华在成长,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反倒是人间界当中的人类就像是寄生虫一样,在与盘古卵争夺资源和生存空间。

但是屁股决定脑袋,林封谨既然身为人类,那么肯定就要将这盘古卵视为大敌了,他深吸了一口气道:

“佛尊您本来就悲悯世人,普度众生,更是有慧眼可以看破虚妄,想必是有办法为人间界除掉这个大祸害了?若是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在所不辞。”

佛尊却是长叹了一声,“盘古巨兽乃是在天地宇宙当中纵横的可怕怪物,几乎是没有天敌的存在,怎么可能会不做任何的防备?我用慧眼早就观察过了,一旦这其中的幼体受到伤害,若是轻微的话,那么就会令其不惜损耗本源,加速成长,若是遭受到了重创……则会直接破壳而出,若是在胚胎状态下死亡,那么会与地肺一起,化成可怕的瘟疫毒雾!蔓延在这个位面当中,中者立即化为白骨!”

林封谨听了这话之后,心中顿时一片冰凉道:

“那,那难道就只能眼睁睁的等着吗?”

佛尊道:

“盘古巨兽这样的异物,甚至都可以称得上与天地同寿了,要想彻底的将其毁灭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若说我们对其半点方法都没有,那么也并不尽然。”

林封谨听了以后顿时精神一振道:

“愿闻其详!”

佛尊道:

“其实这法子说穿了的话,也没有什么稀奇的,此时的这头盘古巨兽毕竟还是在胚胎状态,只要不去动它的话,那么它也是在沉睡当中,不会苏醒过来。那么要根除这个人间界巨大的隐患是没可能的,不过,大幅度的延长这头盘古巨兽胚胎的成长时间,却还是有办法可想。”

“对了!这盘古巨兽的胚胎是没可能自行觅食的,其要成长的话,那么就需要大量的灵气和生气!”林封谨眼前一亮。

“而盘古巨兽胚胎获得生气的途径当中,有非常重要的一环,就是地肺当中出现的大量阿落刹娑,这些家伙就仿佛是蜂巢当中的工蜂一样,一旦出了问题的话,必然会大幅度地影响到生气供应的速度,我们不敢弄死盘古巨兽的这个胚胎,却是可以让它营养不良……这家伙的寿命是按照纪元为单位来计算的,因此发育成熟的时间大幅度的延长,这样的话,争取到的时间就极其可观了,至少没有一万年也有几千年吧。”

很显然,林封谨的话一下子就说到了点子上,他也是个行动派的人,三下五除二的就离开了这充满了神秘和危险的盘古卵,然后退回到了外面的那一座天生桥处,开始绸缪下一步的行动了。

“这些阿落刹娑乃是扮演的工蜂的角色,并且我亲眼见到过它们最后的下场,那就是吸收到了充分的生命力之后,若催眠一般的跳入到了一处诡异的血肉池塘里面,在那里,阿落刹娑的本体与生命力一齐被转化成了生命之液,最后汇聚成了那条生命之河。”

林封谨对佛尊讲述着自己的经历,佛尊乃是拥有无上慧眼,就仿佛是普照世间的光芒那样,能堪破一切虚妄,并且也是在这个地方度过了小半年,听说了林封谨的经历以后便告诉林封谨:

这地肺乃是盘古巨兽的身体当中保存得最完好的一部分,那条生命之河其实就是盘古巨兽的主动脉,生命之河的尽头会流向一处叫做归墟的地方,那里乃是死去的盘古巨兽心脏所化成的,而归墟就在盘古卵的旁边,用处就是采吸生气和天地之间的灵气,然后供给盘古卵。

林封谨所说的血肉池塘叫做胃池,就是盘古巨兽的胃化成的奇特景观——不要用人类的思维来衡量这样的怪物,盘古巨兽浑身上下一共有一万零八百个胃,分布在身体的各处,消化效率高得惊人!

同时,阿落刹娑这种怪物应用面相当的广泛,既可以采集生气,又能够担任卫兵到处巡逻,还可以充当战士围歼入侵者,最后采集到了足够的生气以后,还负责运送到胃池里面去,与生气一齐被消化。

所以,阿落刹娑实际上是被消耗得十分迅速,每天需要补充的数量相当之大,在这样情况下,林封谨便是判断,一定有什么地方是专门用来孵化制造阿落刹娑这怪物的,就像是蜂王和蚁王拥有惊人的繁殖能力来确保族群的消耗一样。

而根据这地肺当中的实际情况可以看出来,几乎重要的区域都是由死去的盘古巨兽的器官构成的,那么,负责大规模批量生产阿落刹娑的地方,应该就是与繁殖有关了,林封谨不知道盘古巨兽这样的高层次生命是怎么繁殖的,不过既然会产卵的话,应该是雌性,或者说是雌雄同体,那么就不难推理得出来,阿落刹娑的生产区域,应该就是与死去的盘古巨兽的生殖系统有关了。

林封谨的计划很简单,在生产阿落刹娑的这个环节上动手脚,令得阿落刹娑的产出量降低到正常情况下的五分之一或者更少,那么很显然,盘古胚胎要想生长发育的最重要的生气供应就会缩减到十分之一,甚至是更低的程度,这样的话,它为了维系自己的生命,就会发育不良或者干脆停止生长了。

当然,林封谨也不能彻底的来个绝户计,将阿落刹娑弄绝种了,这样的话,盘古胚胎得不到任何生气之后,就会出现两个极端,第一个极端就是在极度的饥饿下提前破壳而出,人间界惨遭大劫,第二个极端就是直接被饿死,死掉的胚胎与地肺结合在一起,产生恐怖的瘟疫毒素,直接将人间界灭绝掉……

而这两种结果,都不是林封谨所想见到的。

※※※

对于林封谨的计划,佛尊并没有多说什么,显然是觉得可行的,甚至还给了林封谨一些参考意见,告诉林封谨他构想的这个批量繁殖阿落刹娑的地方应该是存在的,在极古的蒲草纸书上有记载,阿落刹娑聚集的地方就叫做沙信他,中文的意思就是魔鬼巢穴,而要寻找到这地方的话,需要在荡漾着生命的河流周围寻找。

听到了这些上古秘辛,林封谨也是十分惊奇,不过佛尊号称化身四亿八千万,甚至在不同的位面都有存在,就像是人间界的佛门虽然衰微,但林封谨记得很清楚,地球上的佛门却是十分鼎盛,因此这信息应该是可靠的。

同时,对于没有来过地肺当中的人来说:荡漾着生命的河流估计很难理解,但是对于来过这里的人来说,毫无疑问目标就十分清晰了,就是盘古巨兽主动脉化成的生命之河,林封谨之前顺流而下,到达的地方就是盘古卵,那么这时候只要逆流而上,仔细寻找,到达的就是自己想去的地方。

接下来的一段路程并不短,也是充满凶险,林封谨专心致志地隐藏着自己的身形,然后来到了生命之河当中开始在河流当中潜行,大概过了五六个小时之后,便发觉前方出现了一条岔道。

准确的来说,是生命之河从上方浩浩荡荡的流淌了下来,然后一分为二,化成了两条支流,林封谨上溯过来的比较大,最后通往的是盘古卵,而另外一条比较小的支流则是朝着西方流淌而去。

见到了这一幕,林封谨眼前顿时一亮。

很显然,对于整个地肺这个自成体系的生态循环系统来说,盘古卵是重中之重的核心,需要分走大部分的生命之河的生气,但是另外这条支流的尽头是哪里呢?

不用说,应该是仅次于盘古卵的所在了。

“沙信他”则是相当于可以持续不断孵化阿落刹娑的存在,乃是保持整个地肺活力,正常秩序的必须器官,用小半条生命之河来确保其正常运转真的是不为过!

林封谨按捺住了自己心中的兴奋,立即就遁入到了支流当中前行,大概隔了一会儿,仿佛见到了前方似乎有什么高耸的巨岩似的,忽然佛尊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停下来!”

林封谨立即就在河底下静止住了,警惕的观望了一下四周,然后才道:

“弟子一路上都很小心啊,没有发现什么状况……”

佛尊淡淡地道:

“此时这个分身还是相当虚弱,所以我先前暂时抽离了绝大部分的神念,让其得到恢复,没想到刚刚降临下来就见到了这里……我来过,当年导致我被围攻陨落受到的重伤,就是在这里受的。”

林封谨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当年佛尊的实力可以说是如日中天,他一人坐镇在了佛门当中,便可以镇压得道家,儒家不敢妄动,甚至喘不过气来只能联手,直到佛尊在地肺当中遭受重创,佛门才遭遇灭顶之灾。

没想到当年佛尊遭受到重创的地点,就在这里!!

连当年全盛时期的佛尊都被重创,林封谨当然不认为自己能可以与之大战三百回合,立即屏住呼吸连气也不敢出:

“敌人在什么地方?”

佛尊隔了一会儿才道:

“这就是我觉得奇怪的地方了,因为你已经在它们的眼皮子底下成功的蒙混了过去,在你身后三里的地方。”

林封谨震惊的道:

“什么?”

说完了之后,他便是回头去看,在佛尊的提醒下,果然看到了身后三里的山壁上面,似乎有着浮凸的雕花一样的存在,仔细看去,居然隐约能看出来一头蝎子也似的虫子的轮廓,完全就和雕塑一模一样,毫无生命的迹象,只是一旦发觉有什么地方不对,立即就会从山壁内部直扑出来!!

当年佛尊在这里,就遇到了一头凶残无比的蝎龙,一头百足千眼的蜈龙的围攻,这两头怪物隐藏得极好,能在虚幻和实体当中转换,一旦受到伤害,还能用旁边的生命之河的生命力来疗伤,几乎是不死的存在!

但是这样的两头怪物,居然就这么轻轻松松的将林封谨放了过去,这岂不是说,林封谨现在隐匿踪迹的本事,比三千年前的佛尊还强了?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佛尊忽然道:

“我是在你进入了盘古卵以后,感应吸收到了混沌之气后才复苏的,在这之前,你有没有做过什么比较特殊的事情?”

林封谨愕然道:

“我就吸收了一些生命之河里面的生命气息啊,哦,对了,我在击破了盘古卵的蛋壳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会对那碎掉的蛋壳非常渴望,几乎是本能地将这玩意儿吃了下去……”

佛尊哦了一声,顿时恍然大悟:

“是了,你这一世乃是妖命之身,体内拥有了烛九阴这样的上古大妖的血脉,尤其此时更是得到了其真正的传承,妖命血脉就更加浓郁,而这盘古巨兽可以说是生命形态更加完美的存在,你吃掉的蛋壳可以补完体内最根基的缺陷之处,使得生命形态继续有了进化的可能,当然有这样的欲望。”

“而你吃了这盘古卵并且吸收了之后,身上必然就会带有盘古卵的气息了,这些阿落刹娑都是盘古卵的守护者,就会将你当成是自己人,当然不会袭击你。同时,随着你的血脉对盘古卵的吸收,完善,我估计你在其余方面的神通也会很快恢复,包括奈非天被压制的神通,也会被迅速的解封。”

“还有这样的好事?”林封谨听了以后大喜道。

接下来他便发觉了一头在匆匆而行,阿落刹娑,便试探性的靠近,然后发觉对方果然将自己当成了空气,直接无视掉了。顿时就大摇大摆的上岸直接往前方走去,当然,一路上能不与这些阿落刹娑接触,还是尽可能的躲着。

接下来,当林封谨绕过了一座峭壁以后,便见到前方赫然出现了无比壮观的景象,生命之河流淌到了这里之后,便形成了一个大湖,湖水闪耀着粼粼的荧光,而在湖水的中央,则是有着十来根巨大的肉红色管子,末端膨大仿佛是喇叭花一般,每一根肉红色的管子的高度都在五十米以上,至于膨大的末端则仿佛是一座小山那样,沉甸甸的十分惊人。

大概只过了十来分钟,就见到其中一个肉红色的管子末端张开,收缩了一下,蓬的一声喷射出来了一团淡淡的黑气。

而林封谨的眼力则是格外锐利,一眼就看了出来那团所谓的黑气根本就不是黑气,而是密密麻麻,数之不尽的细小黑点,这些细小黑点便正是阿落刹娑的原型!

“是这里了。”林封谨深吸了一口气,若说他此时心中不激动那是假的,在这地下半年多以来吃的苦,整个佛门三千年来的期待,都将在这里画上一个句号,而这个句号画得完不完美,那么就看自己接下来的表现了。

“对了,弟子还有一件事。”林封谨忽然道:

“求佛祖用慧眼观看一下,这沙信他应该是死去的盘古巨兽的器官演化出来的,现在看起来还是生机勃勃的模样,那么一旦被破坏之后是否会重生?倘若会重生的话,那就不好办了。”

很快的,林封谨就得到了一个令他非常欣慰的答案:不会。

因为毕竟盘古巨兽已经死掉了不知道多少年,而盘古胚胎也是吸走了惊人的生命力。

只是,这一次用慧眼观看,则是耗费了佛尊这个分身刚刚积攒起来少少力量,使得都不能再次支撑佛尊的意识降临了,只能进入沉睡状态。

在这个紧要关头,林封谨也并不着急,悄然潜伏在了旁边,因为他还记得之前佛尊所说的话,那便是随着自己身体对盘古卵的吸收,覆盖在地肺上面的那一层神秘力量也会将自己当成“自己人”,自己的神通连同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奈非天,也是可以一起解封,因此林封谨等待的,就是自己力量彻底恢复那一刻的到来。

三个时辰之后,林封谨轻轻的嘘出了一口长气,奈非天已经是在他的掌心当中闪耀着,有一股一股的神光在上面荡漾着,显然神通已经是彻底的恢复了。

同时,林封谨也是与奈非天的器魂重新建立了联系,这才知道原来在被黑潮侵袭卷走的时候,奈非天的器魂却是没有受到影响,在还没有进入地肺之时,就已经是及时的将里面的野猪,大巫凶,付道士等人送了出去,进入到了一条地下的暗河旁边,依靠他们的实力,应该是活着出去不成问题。

为什么林封谨没能被送走呢?则是因为邪弥呼在死前还遗留下来了十分凶残的诅咒,当时林封谨在奈非天当中,这诅咒是构成不了威胁的,一旦被送出去之后就很难说了,至于进入到了地肺当中……拜托,连佛尊这样的大能在这里,都只有本命的天赋能力动用,邪弥呼的诅咒……那是什么狗屁玩意儿?

此时林封谨的神通一恢复,连带水娥,石奴也是一齐恢复,它们才是被压制得最厉害的,地水火风,那就是盘古巨兽的本源力量!水娥石奴的神通可以说是完全被彻底的剥夺,连一丝反抗的念头都不能起,此时恢复了之后,水娥石奴都是心有余悸。

“我的机会,只有一次。”林封谨对着水娥和石奴很认真地道。

“此时这些阿落刹娑虽然将我当成了自己人,但是,一旦我对面前的‘沙信他’出手的话,很难说对方的反应会是什么,我觉得有极大的可能是疯狂追杀我!而要达到我的目的,那么面前的这足足十一根沙信他,我至少要一次性的毁掉八根!”

水娥和石奴也是知道这背后隐藏着的意义,都是点了点头。

林封谨默然了一会儿道:

“我不想说什么大话,也不认为自己是真正的君子,但是,我的父母,我的女人,我的孩子,都居住在了这人间界当中,不说别的,只是为了我的后代,这件事也是必须要去做的,哪怕是冒着豁出命来的风险!”

“你们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都是要和我一起去渡这个劫的了……要怪,就怪你们运气不好,碰上了我这么一个主人吧!”

林封谨说完了这句话,瞬间就转身冲了出去,他冲刺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完全就是化作了一道锐利无比的光芒,与奈非天合为一体,直冲向了远处庞大无比的肉红色沙信他。

那道光芒是如此的锋锐,甚至令人有一种时间都要被划破的感觉,

那道光芒是如此的永恒,似乎一眼看去,便要铭刻永远,

那道光芒又是如此的决然,仿佛不惜将自己的一切燃烧殆尽也是心甘情愿!

这一瞬间,似乎整个时间都凝固了,要将一切都永远的镌刻在历史上似的。

※※※

三个月之后。

昏迷不醒的林封谨在吴作城外被发现,遍体鳞伤,断掉了一手一臂,浑身上下甚至泛出了可怕的青黑色,必须要戴上手套接触他的身体,一旦与之直接接触的话,都会中毒而死。

平安返回的野猪等人大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但林封谨始终顽强的保留着一口气,就是不肯咽下去。

因为林员外,苻敏儿,左雅思都在吴作城当中,并且二女在林封谨离开前均是怀上了身孕,所以吴作城当中依然并没有出现混乱,运作得井井有条。

林封谨这一昏迷,就是整整十年,

十年当中,星移斗转,世事变迁。

大概在林封谨昏迷之后的第三年的时候,常青活佛引一名褐衣灰巾人前来,面访林员外,次月,吴作城正式宣布与东夏结盟,兵锋直指北齐。

同年,巫神北上,海外焚石山崩塌,娲蛇神不敌巫神,惨遭吞噬,南郑乘势开始扫平国中的反对势力,李虎有机会上船逃往北方,却是中计入伏,兵败身死,南郑恢复到了一统时的局面。

林封谨昏迷第四年,邺都被攻陷,卫烈帝钱慎战死于此役。

林封谨昏迷第五年,北齐国君被俘,交出玺印,北齐灭国。

林封谨昏迷第七年,西戎国土被东夏攻入一半,南郑也趁火打劫,西戎被迫推往葱岭一带,已经名存实亡,实质上丧失了对中原土地的掌控权。

此时,东夏的国土扩张到了立国以来的最大面积,并且加上吴作城三里部控制的区域,已经实际上控制了中原的一半以上,东夏国君成功称帝,崔王女为太后,垂帘听政,林封谨也随之水涨船高,成为了帝王之父,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太上皇。

借助这样的天命龙气之力的冲击,林封谨成功开始恢复神志,然后闭关八十一天,在闭关期限当中盘膝而坐,身边渐渐长出来了卵壳,化成了一只青色巨卵,看起来与盘古卵颇为类似,最后破壳而出,总算是成功恢复到了全盛时期的状态。

在林封谨的主持下,东夏与南郑之间相互攻伐,时和时战,佛门也是开始渐渐兴盛了起来。

与此同时,林封谨在地肺当中拼死毁掉了八根“沙信他”的功绩开始显现了出来,盘古胚胎因为缺少足够的血气滋润,陷入到了冬眠状态当中,不再持续吸收人间界的灵气了,濒于枯竭的灵气开始徐徐回升,蓝公子也是受到了这样的利好刺激,从休眠当中醒来。

东夏与南郑之战持续了十一年,最后,巫神与佛门四大菩萨战于东海之上,巫神败,同月,南郑国君暴毙于王位之上。南郑惨遭灭国,中原重新统一,东夏改国号为大夏。

林封谨以长子治中原,此子治草原,第三子踞大海,盛世的开端自此诞生,佛门则也是迅速崛起,隐然有中兴之势,与儒家并驾齐驱!!

(全书完)

天择小说的作者是卷土,本站提供天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天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ouluodalu1.com

上一章:终章(二)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这些妖怪怎么都有血条 猎魔人2:宿命之剑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全球进入大洪水时代 本王姓王 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 战神年代 魔导武装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黑巫师朱鹏

2018-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DouLuoDaLu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