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小说网

第三章

上一章:第二章 下一章:第四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douluodalu1.com ,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对于王铮的过去,叶惜颜并不清楚;但是对于他的现在,叶惜颜心里有数。王铮现在的职业是个乐器推销员,整天满大街地跑,在各个乐器行和各个学校出没。所谓谈一笔买卖,那是王铮要面子的说法。实际上,他要是做大买卖的,能住到这里来?不过,叶惜颜心里清楚,他不是一般人。

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同居之后她察觉到,王铮一定有着不同常人的过去。一些生活上的细节,总是会不一样。

叶惜颜看过一篇文章,里面有一句话: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叶惜颜读书不多,职高毕业就出来打工,但是能理解这句话的含义。如果未来王铮真的发达了,她会安静地离开,即便心会疼,她也不想看到王铮怜悯的眼神。

在王铮的心中,叶惜颜不过是人生低潮时的一个伙伴。抱团取暖,互相需要,仅此而已。

大概是因为这种心思,平时相处的时候,王铮都竭力地对叶惜颜好,为了将来离开时心里舒服一点。两人以这样的心态相处,倒也都无欲无求。

住在对门的曾宇,被人撒了一把狗粮之后,情绪不高。

回到局促的出租房内,曾宇丢下背包,打开电脑,去洗手间里冲了个凉。天很热,房间里的旧空调开着,发出嗡嗡的声音,一张小电脑桌放在床头作为书桌。

曾宇靠在床上,脑子里想的不是公司的事情,而

是萧潇。说心里话,曾宇并不怨恨萧潇,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萧潇离开自己,无非是自己做得不够好。

“加油啊曾宇,千万不要放弃,你一定行的!”给自己打气后,曾宇对着电脑开始工作。

回到家里的江楠,在沙发上很不要形象地躺着。她的母亲韩嘉怡出门做美容还没回来,要是让韩嘉怡看见她这个姿势,一准揪她耳朵。

保姆张阿姨烧得一手好菜。本来她是在老家开餐馆的,生意还很不错,不料老公嗜赌,输光了家里的钱不说,还欠下了一大笔高利贷。张阿姨没法子,只好卖掉餐馆替他还账,然后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离婚。正好江家原来的保姆辞职回家带孙子,张阿姨便到江家帮忙,这一做就是八年。能做这么久的原因很简单,一是因为韩嘉怡给的薪水高,二是因为韩嘉怡还帮张阿姨的儿子解决了读书的问题。现在儿子大学毕业了,要她辞职,她都没答应。

“怎么累成这样?先去洗个澡!我给你拿衣服。晚饭吃了没?”江楠对张阿姨非常亲热,一点都没有大小姐的脾气,这让张阿姨对江楠十分溺爱。

江楠一把搂住张阿姨的脖子,亲热地笑道:“阿姨,我妈都没你对我好啊。”

这话张阿姨爱听,她在江家待了八年,江楠的生活都是由她来负责。韩嘉怡这个当妈的,每天不是做美容,就是练瑜伽,要不就

是去自己开的咖啡屋坐一坐,总之活得非常潇洒。

“胡说八道,你妈对你不好,谁对你好?行了,没事非要去开什么公司,在家里待着不好吗?”

张阿姨这一番话,江楠听笑了:“那可不行,这么大的家业,将来我要继承的。”

“可以招个上门女婿嘛。”张阿姨的逻辑很简单,江家没儿子,那就招婿咯。这么大的家业,不能便宜别人吧?

江楠洗完澡回到卧室,对着电脑突然想起曾宇。

她试着发了一条QQ消息:“在干什么?”

那边没动静,这家伙真无趣。江楠出了房间,在楼下等母亲回来,想要听听母亲对开公司这种事情的建议。

没多久,韩嘉怡回来了。五十岁的人了,看着最多就三十岁。江楠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跟母亲一起上街,每次遇见认识的人,母亲总要一本正经地介绍“这是我女儿”,然后对方便一再惊叹。江楠觉得很无聊,母亲却乐此不疲。

“小楠楠,今天居然比我回来得还早?”

“我都是要开公司的人了,母亲大人不打算支持我一下?”江楠上前抱住韩嘉怡的腰,“我开公司,您得赞助一点吧?”

韩嘉怡冷笑道:“你毕业到现在,没有去集团上一次班就算了。一张船票八十万,环球旅行的费用另算。你自己算算,花了家里多少钱。你大学毕业了,已经是成年人了,现在想创业,你得靠自己的能力。”

“我不

是没贷款和注册公司的经验吗?您传授两招呗!”江楠抱着母亲的腰不撒手。

“对不起,你得自己去做,不要假手他人。”韩嘉怡拒绝得很干脆。

“那你给我找辆便宜一点的车子,我那车太好,开出去不像。”江楠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韩嘉怡这一次没有拒绝,点点头:“你去找你舅舅,记住,不许找他要钱,不然你这公司我能给你搅黄了。”

韩嘉怡没有向女儿传授经验的意思,有的事情就得自己亲自做一遍才能印象深刻。人还是要有经历,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年轻的时候经历一下不是什么坏事。江楠现在吃亏,还有父母给她兜着。等到父母都不在了,被呵护长大的孩子要是吃了大亏,搞不好就栽上面起不来了。

江楠见自己的柔情攻势没效果,只好作罢,悻悻地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查资料。忙活半天,看时间不早了,才躺下睡觉。

很多事情看着简单,实际去做的时候才发现很麻烦。第二天一早,江楠就早早起来,先去鸿达公司,找韩立人要车。韩立人听到她的要求,真是哭笑不得,也没问她原因,给她弄了一辆宝马X3。

等到江楠走了,韩立人给韩嘉怡打电话,提起这个事情不免担心,说了一句:“楠楠这么做,到底图什么啊?”

韩嘉怡骄傲地回答:“楠楠不想被人知道她的身份,这不是坏事。”

江楠赶到老屋的时候

,曾宇已经到了。他没有钥匙,正在楼下等着呢。

“不好意思,我回了一趟家,把我妈妈的车开来了。”江楠赶紧解释,撒了个小谎。

“嗯,时间不早了,按照事先说好的,你去办贷款,我去把注册公司的前期工作准备好。”

见曾宇没有追问的意思,江楠松了一口气,从车上拿出一个袋子递给他:“衣服换一换吧,做生意的人,外形还是很重要的。”

江楠有点担心曾宇会拒绝,没想到他只是微微一愣便接过去:“多少钱?以后我还你。”

“不要钱,我爸爸出去开会发的礼品,他觉得颜色不够稳重,丢在家里一直没人穿。我看要浪费了,顺手给拿过来了。”江楠又撒了一个谎,这是她从鸿达公司出来后,在路上一家范思哲专卖店买的。

T恤是红色的,曾宇觉得这颜色太过耀眼了。可这是江楠的好心,曾宇没有怀疑,他接过之后想了想,还是去洗手间换了出来。

江楠只是看了一眼,就有点膈应,摇摇头:“你今天还是别穿这个了。”

曾宇不解,江楠解释了一句:“发型不对,鞋子也不对,穿上这身衣服不协调。”

曾宇没说话,回去换了回来,再次出来的时候,江楠看着觉得舒服多了。这一身衣服虽然很朴素,但是整体很协调。

“先去办事吧,把衣服收好,回头我去找找有没有合适的鞋,有空再带你去做个发型。今后是生意

人了,形象很重要。”

曾宇还是没说话,江楠看出他情绪不高,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上前笑道:“怎么,生气了?”

曾宇摇摇头:“没有,这方面我确实比较无知,但是你懂得多。只要对公司发展有利的事情,我都会去做。”

江楠觉得有必要认真地解释一下,一本正经地看着曾宇:“这个事情是我欠考虑了,应该之前跟你说明白的。我们做的是红酒品牌代理,这方面的受众层次不会太低。喜欢喝红酒的人,多数会在意格调。说得通俗一点,就是小资。我打个比方,你穿一件路边摊买来的衣服,搭配一双解放鞋去推销红酒,你觉得人家看到你的形象后,还会买你的红酒吗?要提高索菲的品位,作为营销负责人,你的品位也要先上来。”

曾宇露出会心的微笑:“你别解释,我明白这道理。空闲的时候,我会就这方面充电。”

江楠歪着脑袋看看他:“这个笑容很好,记住,保持微笑。”江楠在这种微笑的注视下,心已怦然而动。曾宇的目光里带着一点淡淡的忧郁,犹如一道电流,击中了她的心房。

这个家伙笑起来居然如此有杀伤力!江楠赶紧低头,让自己平静一些:“好了,我们分头行动,我先开车送你到政务大厅,然后我再去银行。”

出门上车,江楠开车之前突然问一句:“你缺钱吗?”

曾宇扭头看过来:“存款不足五

万,能撑两年的。”

江楠发动车子:“你家里干什么的?能说说吗?”

“父母是普通的工薪阶级,两人的工资加起来,也就七八千吧。为了供我读书,他们省吃俭用。人上了岁数,身体也都不太好。对于我来说,挣钱是迫切的愿望,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他们的生活变得好一些。”曾宇平静地讲述着,江楠听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心里暗暗拿自己和他做比较。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走进社会面临的压力,远远不是自己能想像的。

“我家里要好多了,爷爷奶奶是大学教授,父母都是白领阶层。有的事情,喜欢不喜欢并不重要。既然选择了创业,我们就必须为此付出代价。做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也是无奈之举。”江楠不动声色地编造自己的出身,人与人之间如果差距太大,就很难相处合作。她想:就算自己不在乎,曾宇也会在意。江楠需要的是一个能合作的朋友,而不是一个跟屁虫。江楠的这些道理,来自于她从小在家庭中的耳濡目染,这么跟曾宇说,是担心他心存芥蒂。

“我在蓝魅酒吧工作三年,最大的收获就是与各式各样的人打交道。这一点请你放心,我学习能力还是很强的。”曾宇并没有江楠想的那么敏感,性格坚韧的他,能在酒吧那种地方游刃有余,又怎么会轻易受刺激?

开了一半路程,袁蕾打了个

电话来:“江楠,你先来我这里一趟。”

江楠:“知道了,这就过来。”

车没去蓝魅酒吧,而是拐进江畔人家小区。这地方的房子就一个字“贵”。曾宇这样的年轻人,如果在单位里从底层做起,熬一辈子大概能买一个小套间。问题是这里没小套间,全是复式楼。现代大都会的机会很多,但是抓住机会取得成功的人却很少。

袁蕾在楼下等着,身边还站着一个表情慵懒的少妇,看着好像没睡醒一样,耷拉着脑袋。

看见车来了,袁蕾上前站在车门边上说:“你要开公司,自己去办手续太麻烦了。李蔻你也认识的,一起喝过酒。让她带你去办事,会顺利很多。她在银行也有关系,可以帮忙办贷款。”

李蔻走过来,没有招呼江楠,而是盯着曾宇看了一眼:“眼熟啊!我想起来了,他在酒吧里当过招待吧?我有一朋友,叫孙媚媚,打过他的主意,好几次伸手去摸他的大腿,都被这小子巧妙地躲开了。要贷款的话,有这小子在,我看抵押可以省下了。孙媚媚就是银行的,手里权力还不小。小伙子,要不你为事业献身一次?”

曾宇没说话,只是冷冷地看了李蔻一眼。

在江楠微微皱眉的时候,袁蕾开口:“李蔻,别废话。不过等下去银行,曾宇就别进去了。”

曾宇淡淡地笑道:“没事,多谢好意,我觉得遇到什么事都应该去面对,而不

是逃避。”

江楠看着曾宇,心里忍不住微微荡漾了一下。这个男人在说这一番话的时候,眉宇之间流露出来的是一种坚定和从容。他还没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却已经能不受影响地做正经事,这说明他把公私分得很清楚。

江楠越发地欣赏曾宇,袁蕾在一边看着也觉得,小伙子这话说得提气。

李蔻却不动声色地笑了笑,她说这些话其实是袁蕾授意的。江楠能看出来这里面有问题,所以一直没表态。

李蔻上了车,曾宇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一直没说话。

敏感的江楠觉得袁蕾固然是好心,但是这么做确实有点过分了。殊不知,袁蕾没有跟着来,站在楼下打电话:“嗯,我都照办了。你不放心,我又何尝放心?两人之间现在看不出什么来,将来就不好说了,曾宇那个小伙子,有一种难以言表的特质。”

电话这边的韩嘉怡正在吃早餐,听了袁蕾的话,附和了两声,有的事情不怕江楠知道,就怕她不知道。

“你交代你朋友,要让江楠看见真实的一幕。”

李蔻领江楠和曾宇直接到了行长办公室门口,让两人在外面的椅子上等着,她拿着资料进去,没多久出来笑道:“行了,有了分管副行长的签字,信贷部那边走个程序就行。”

“这么简单?”江楠吃惊地问。

李蔻笑道:“这是正常贷款,无非是抄近道而已。程序都要走的,只是免掉了一

些不必要的细节。”

曾宇没说话,一直在安静地观察。

信贷部这边有不少人,都在等着办贷款。李蔻领着两人过来,直接进了信贷部主任的办公室。看上去李蔻跟主任很熟,简单地客气两句后,主任叫进来一个人,领着江楠和曾宇去办事,整个过程顺利得很。

走出银行的时候,送出门的办事员道:“李老板,明天款子就能到账户。”

李蔻笑道:“多谢了,有空一起吃饭,到时候电话联系。”

江楠这一路也很平静,一直到上车才开口道:“我们办事的时候,发现很多人在等着办贷款。我听到两个人聊天,他们都来了好几次了。”

李蔻笑道:“你是不是想说这是不正之风?靠关系走捷径,你看不上?”

江楠没说话,而是问曾宇:“你怎么看?”

曾宇想了想,说了一句:“我一直比较喜欢读史书。我们在现实生活中,遭遇的形形色色的人和事,在史书里都能找到答案。虽然外表不一样,但本质是一样的。”

李蔻看着曾宇久久不语,悄悄拿出手机,编辑消息发给袁蕾:“真是一个令人吃惊的家伙。”

袁蕾很快回复:“我也这么看。”

有李蔻带路,事情办起来极为顺利。这个女人长相一般,但路子很广,走到哪都有熟人。曾宇计划要忙一个星期的事情,从贷款到公司的业务办理,她一天就给办好了。

公司这就算成立了。回到江楠

的住所楼下,曾宇没有上去,而是选择了告辞。

“等一下,公司正式成立了,你就不打算庆祝一下?”江楠笑盈盈地问。

曾宇抬头看着这张有两个酒窝的脸,淡淡道:“还早呢,办公场所,运输工具,这些都办好了再庆祝。”

“你这人真不会聊天,算了,我自己去找乐子。”江楠说完,曾宇已经转身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江楠脸上露出一丝无奈。这是一个不错的合作伙伴,但是他显得很谨慎。大概是经历了萧潇的事情后,对女人总有一种戒备之心。

接到袁蕾的消息,江楠去了夜总会。韩嘉怡知道后,一脸苦笑地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江楠并不知道,自己的一切都在母亲的掌握之中。

曾宇走到他家楼下,碰见了王铮和叶惜颜。

“送小叶上班呢?”曾宇心情不错,面带微笑地主动打招呼。

王铮见了大吃一惊:“出什么事情了?”

其实,曾宇和王铮之间的关系,远远不止邻居那么简单。曾宇在读高三的时候,王铮的家里出了事。

一天晚自习下课回家的路上,曾宇遇见了买醉的王铮,把王铮送回了家。王铮拉着曾宇说了一夜的话,把心里的苦水全都倒了个干净,曾宇也听了一夜。天亮前,王铮睡着了,曾宇困得不行,坐在地板上靠着床也睡着了。两人就此相识,王铮比曾宇大三岁,却不妨碍这两人成为朋友。曾宇最被王铮欣赏

的地方,就是他从不关心王铮的过去。

曾宇读大学的时候,重新振作的王铮也来到这个城市打拼。曾宇在酒吧打工,王铮在各个学校之间出没,两人偶尔也有相遇的时候,只是微微点点头便各奔东西。相互之间,很有默契,各忙各的,交集虽然很少,却始终没有断了联系。

曾宇大学毕业那天,王铮来找他,祝贺他顺利毕业,提议找个地方喝酒。那天萧潇和叶惜颜都在,四个人就在路边的大排档喝酒聊天,那段时间是曾宇最开心的日子。

“今天叶子不上班,我们特意在这里等你呢。一起去吃饭,然后去唱歌。”王铮发出邀请。

曾宇感到奇怪:“今天是什么好日子?还是说你良心发现,想起来要请我吃饭唱歌?”

只有在很熟的朋友面前,曾宇才会说话比较随意。

“今天是叶子的生日,帮帮忙,给我捧个场。”王铮连连作揖。

曾宇累了一天,摇头道:“你和小叶又不是没有别的朋友,何必拉上我去凑热闹,你知道我不喜欢夜场。再说了,生日礼物我也没准备。”

王铮一把抓住曾宇的手:“别废话,就说去不去吧。不去没朋友做!”

曾宇赶紧打掉王铮的手,笑道:“放手,别拉拉扯扯的,我跟你去。”

叶惜颜在一边看着,忍不住笑弯了腰。这两个人平时看着挺无趣的,但只要凑到一起,在王铮没有喝醉的前提下,场面会很有趣

“早答应不就完了嘛。”王铮笑着松手。

曾宇道:“等着,我回去换一身衣服,顺便洗个澡,这总可以吧?”

王铮摆摆手:“快去,我们在楼下等你。”

叶惜颜很清楚,别看王铮交友广阔,平时没少跟人吃吃喝喝,但是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却只有曾宇一个。

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叶惜颜曾亲眼目睹了一件事。有一次,叶惜颜去看朋友,夜里在朋友那儿睡,没回来。半夜,王铮跑业务回来,喝得烂醉如泥。第二天早晨,叶惜颜赶回来,听到对门的曾宇在骂王铮:“怎么不喝死你!人家要你喝就喝?要钱不要命啊!”

叶惜颜凑过去一看,王铮在餐桌边吃早饭,面带笑容地骂回来:“滚蛋,现在这个社会,你要人家的钱,人家就要你的命。不拿命换钱,我们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叶惜颜头一回见到王铮被人骂了,还能笑着回答的场面。

两人在楼下等了不到十分钟,曾宇便下来了。他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鞋子也擦得很亮。

“你小子收拾一下还真是人模狗样啊。”王铮笑着打趣一句。

曾宇没好气地瞪回来:“你还说我?你看看你自己吧。”

王铮笑道:“这是叶子帮我收拾的,羡慕吧?”

这把“狗粮”撒过来,曾宇立刻没脾气了:“去哪?”

叶惜颜笑道:“先去吃饭,晚上去唱歌,我约了几个朋友,都是美女哦。”

王铮和

叶惜颜商量好了,要给曾宇介绍女朋友,帮助这小子尽快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曾宇失恋这件事还是萧潇主动打电话告诉王铮的,萧潇让他劝着曾宇一点。当时王铮对着电话就喷过去,说萧潇是个见钱眼开的庸俗的女人。

这件事王铮没告诉曾宇就是了。

曾宇也有件事没告诉过王铮。那就是在他高二那年的一个下午,曾宇父亲的电动车在小区门口擦到了一辆卡宴。当时曾宇的父亲就已经蒙了,如果要他们赔钱,对于一个没多少存款、还在还房贷的家庭来说,算是个不小的压力。当时从车上下来的王铮只是看了一眼车,便对曾宇的父亲说:“还不快跑?我有买全险,这里没监控的!”

曾宇当时就坐在电动车后座上,并且牢牢地记住了王铮的样子。

生活就是这么巧合,两个原本毫不相干的人,机缘巧合之下成了好朋友。

吃饭的地点就在附近的烧烤店,三人步行而至。这里已经等着三个年轻女孩,看模样都还不错。但曾宇对她们没有什么感觉,谈不上喜欢还是不喜欢。每个人都有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走什么样的路,将来是什么结果,是个人的事情。

王铮叫了一堆吃的,还有一箱啤酒,烧烤送来之后,王铮端起酒杯:“今天是叶子的生日,我没什么本事,叶子跟着我吃苦了。在这里,我真心祝愿叶子,青春永驻,大富大贵。

听到这个贺词,叶惜颜脸上的笑容僵住了。祝她大富大贵是什么意思?

曾宇微微皱眉,但也没有任何表示。叶惜颜都不说话,轮不到他来插嘴。

女孩们都是制造气氛的好手,这顿烧烤吃得很热闹。曾宇有点另类,几乎不说话,就这么安静地吃。他身边的女孩几次找他说话,人家问一句,他就“嗯”一声,然后继续吃或者看手机。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我在找你说话,你却在低头看手机。

趁着上洗手间的机会,王铮对曾宇说:“你怎么回事?好歹做个样子嘛。”

曾宇面无表情地耸肩:“拜托,你这是要给我介绍女朋友吗?你觉得我是找不到女朋友的人吗?”

“萧潇不是跟你分手了吗?”王铮说漏了嘴。

曾宇却没有太大的反应,淡淡道:“知道你还给我介绍女朋友?我可没有那么大的忘性,刚刚从一段感情里走出来,立刻又投入另外一个女人的怀抱。”

“对了,你身上穿的衣服哪来的?”王铮也就是随口一问,曾宇诧异地看他一眼:“我最近在创业,合作伙伴送的,怎么了?”

王铮听到这话,忍不住露出微笑:“女的吧?”

“你怎么知道的?你在哪看见了?”曾宇越发地好奇。

王铮笑了笑:“我没看见,但我就是知道。我还不告诉你原因,我憋死你。”

“有病就该吃药!”曾宇一点都不怵,直接骂回去。

王铮哈哈大

笑起来:“嗯,给你介绍女朋友,确实多余。”

烧烤吃完,叶惜颜没忘给曾宇制造机会,叫了两辆车,将曾宇和三个女孩塞进一辆车,自己和王铮坐一辆。

车开在路上的时候,王铮才对叶惜颜说:“不要给曾宇介绍女朋友了,那小子被白富美看上了。”

“怎么说?”叶惜颜很好奇。

王铮笑道:“他身上有香水的味道。还有,你看见他穿的衣服没有,范思哲新款。”

叶惜颜好奇地看看王铮:“你还懂这些?”

“没钱买,还不能去专卖店转转啊?我告诉你吧,《风月俏佳人》里的那种段子固然是有的,但是品牌专卖店里的服务员呢,多数都是很专业的。他就算看不起你,也不会表露在脸上,最多在心里鄙视你。还有啊,国内的土豪毛病很多,有的人就是喜欢扮猪吃老虎。嗯,都是看网络小说给闹的。”王铮笑嘻嘻地编造理由,叶惜颜也就信了。

在车上,曾宇一直低头看手机,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七座商务车后排,坐在曾宇身边的女孩一脸的无奈。估计这小子连自己的名字都没记住吧?

曾宇不是没礼貌的人,只不过实在没有心情随便找一个女朋友。

王铮和叶惜颜之间的关系在曾宇看来长不了,王铮的心气太高了,一直在努力重振家业。一个昔日的富二代,如今会去做一些过去不屑做的事情,能屈能伸。一旦他再次发达

了,就是叶惜颜离开之日。曾宇看得出,叶惜颜的自尊心太强了,除非王铮一直落魄,他们才能长久。

夜总会的名字一般都比较炫酷,比如这家帝豪夜总会。

曾宇刚下车,茫然四顾的时候,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扭头一看,江楠正一脸不悦地盯着他看。身旁还站着袁蕾,眼神玩味。

“我请你出来庆祝,你说要回家,怎么又跑这里来了?难道这是你家?”江楠很不开心,觉得被曾宇骗了。

看见曾宇背影的一瞬间,江楠没去思考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而是很自然地不开心了,想过来问问清楚,甚至都忘记了自己应该以什么身份去质疑他。

“好巧啊!我朋友的女朋友生日,我刚到家门口就被他们抓到了,非要我一起来。”曾宇还是解释了一句。按照他的性格,本不想解释的,可是看见江楠眼神里的那一抹委屈,心中微微一动,面带微笑平静地解释了一句。

“啊?”江楠瞪圆了眼,本来眼睛就大,这一下显得更大了,水汪汪的,脸也跟着红了。这会她才反应过来,自己气势汹汹地跑来质问,很不对劲。

这时候王铮和叶惜颜也到了,看见三个女的站在一边无聊地等待,曾宇却在跟别的女人聊天,王铮一副“我猜得没错吧”的表情,看了一眼叶惜颜。

“曾宇,不介绍一下吗?”王铮笑着上前。

曾宇扫他一眼,还没开口呢,江楠抢先

伸手:“江楠,曾宇的同届同学,现在的合作伙伴。”

曾宇在边上补充了一句:“不同系。”

王铮和叶惜颜略带诧异地看向曾宇,然后才先后与江楠握手自我介绍,其他三个女的直接被忽略了。袁蕾在一旁听到曾宇的话,眼神里也闪过一道吃惊。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江楠或许还没察觉自身心态的变化。

“你们在哪个包间?既然是曾宇的同学,等下我来敬酒。”王铮在社交场合的能力很强,眼睛也够毒,一眼就看到了江楠手腕上的那块表。所有疑问都有了答案,自然要帮兄弟一把。

“还是头一回听曾宇用朋友来介绍一个人。”告辞后,袁蕾低声说了一句。

江楠很吃惊地抬头,看着袁蕾,眼睛里都是疑问。

袁蕾笑道:“他在酒吧打了三年工,一般都称呼某某是熟人,而不是朋友。可见,他把熟人和朋友分得很清楚。”

袁蕾的解释有点勉强,但江楠没有想太多,习惯性地信任了袁蕾,根本没想到袁蕾调查过曾宇,更没有想到自己一直生活在家人和朋友的保护之中。

“你们先上去,我去买包烟。”曾宇很少抽烟,最近心情不佳,一个人的时候会抽烟。曾宇说着就走了,去了边上的一家便利店,买了一包烟点上一支,抽完之后才走进夜总会的大门。

“等一下!”看见电梯门要关了,曾宇抢了一步。进门之后表情突然变得呆滞

了,站在自己对面的一个中年男子身边的女人是萧潇。

萧潇也很吃惊,首先想到的是:他居然跟踪我?随后变得愤怒,一脸怨念看着曾宇不说话。

曾宇微微点头,没有再看她。萧潇在中年男子身边耳语一句,男子笑了笑,一直没注意对面的曾宇。电梯到了,男子出去前留下一句话:“我先去,你快点。”

曾宇走出电梯,正要寻找王铮所在的包间时,萧潇在身后幽幽地来一句:“曾宇,有什么事情回去我打你电话慢慢说,现在你能先回去吗?”

曾宇正在低头看手机上王铮发来的包间号,听到这话,回头错愕地看着萧潇。他一直以为,她是懂自己的,没想到她会这么看待自己。曾宇的内心变得轻松了,淡淡地点点头:“我是在找朋友,不是找你。”

“别骗我了,你赶紧走吧。”萧潇的眼神扫过曾宇手里的手机,压低了声音。

曾宇把手机收了起来:“你去忙你的吧,我不会对你未来的生活造成任何困扰的。”

“你现在离开,我就相信你。”萧潇还在坚持。

曾宇叹了一口气,转身要走,萧潇上前一步拉住他:“你知道我花了多少时间和精力,才和他走到一起的吗?你不能毁掉我辛苦追求幸福生活的希望。曾宇,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可是你要理解我啊,爱情不能当饭吃啊。生活可以没有爱情,但是不能没有物质。”

曾宇的心跌

入了万丈深渊。他曾经想过,以后两人结婚了,曾宇在外面打拼,萧潇在家里居家。每天他都会回家,吃一碗萧潇做的热饭,晚上两人相伴而眠。这样的生活他幻想了无数次,没想到萧潇在这个时候,这个场合,跟自己说了这样的话。

在曾宇被萧潇拉住的时候,江楠刚好从一个包间里出来,在包间里的江楠一直心不在焉的,找了个出来透气的借口,打算去曾宇那边看看。没想到,却看见了这一幕。江楠忍不住悄悄地走近,打算听听他们在说什么。江楠为自己听到的话感到吃惊。

江楠的心头非常压抑,酸楚难忍,快步上前,站在曾宇身边,不管不顾地挽着曾宇的手臂,笑眯眯地看着对面的萧潇:“曾宇,这是哪位?”

江楠这种出身的女孩子,注定会带着一种贵气。曾宇对这种气质不敏感,但是萧潇却非常的敏感。她挺直的腰杆下意识地弯了一些,没有之前那么气势十足了。女人和女人之间的对比,往往就在一瞬间。江楠出场的时候,带着傲睨一切的表情。她觉得很自然,值得她在乎的事情不多。萧潇算什么?如果不是曾宇的前女友,在场面上遇到了,江楠连瞟都不会瞟一眼。

江楠看萧潇的时候,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她本来就个子高一些,还穿着高跟鞋,站在曾宇的身边,两人差不多一般高。曾宇扭头,对上了江楠

的视线。此刻的江楠,眼神里没有了对待萧潇的气势,美眸柔情似水。

曾宇泛起一层鸡皮疙瘩,这是江楠?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她是萧潇。”曾宇介绍了一句,对面的萧潇微微点头:“打扰了,我先走了。”

萧潇匆匆地走开,刚才的一瞬间,萧潇体会到了什么叫全方位的碾压。江楠出现得很突然,尽管是笑眯眯地对着自己,实际上却视若无睹。如果不是曾宇在,她这种人不会多看自己一眼吧?

萧潇的心情很复杂,她本以为自己离开曾宇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他一定会很痛苦。没想到,他的身边这么快就有了别的女人,而且那个女人不论是气质,还是颜值,都将她碾压。

遭到打击的萧潇,显得有点失魂落魄,走到包间前没着急进去,而是连着几次深呼吸。辛辛苦苦钓的大鱼,她不能放跑了。至于曾宇,萧潇说了实话,爱情不能当饭吃。生活可以没有爱情,却不能没有物质。这是萧潇的选择。

看着江楠的手还没有收回去的意思,曾宇有点尴尬。遇到江楠是巧合,遇到萧潇又被江楠撞见相助,感激之余就剩下尴尬了。曾宇真的没有跟江楠发生一段感情的主观愿望。

曾宇轻轻地挣脱江楠的手,道:“那个,我先去朋友那儿。”他转身而去的背影有点狼狈,江楠看得出来,刚才遇到萧潇的事情,给曾宇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目送曾宇逃进包间,江楠的眼神里充满了怜惜。

“知道的说你们是合作伙伴,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你的情人。”不知何时走到江楠身后的袁蕾,发出了一声叹息。

江楠回头白了她一眼:“什么嘛!就是看他刚才遇到前女友强颜欢笑的样子,实在是太可怜了。你可不知道,那个女人是怎么说话的,让曾宇离开啊!凭什么啊!”

面对江楠的吐槽,袁蕾质疑地看着她:“你危险了!”

江楠明白她的意思,微笑摇头:“你想得太多了。”话是这么说,脑海里浮现的却是曾宇那双忧郁的眼睛和离去时微微摇晃的背影。

“喝酒吧!”走进包间,曾宇坐下之后,主动端起一杯酒举起来。

王铮看看他没说话,摇摇头:“你一定出什么事情了,就在刚才!”

曾宇没回答,一口干掉杯中的酒,自己动手要倒酒被王铮按住:“不说清楚不许喝酒,我以前喝闷酒的时候,你是这么跟我说的。轮到你自己,说话要算话。”

曾宇看看王铮的眼睛,感受到浓浓的关切。包间里的其他人都安静地看着他们。

“没什么,就是遇见了一个不该遇见的人而已。”曾宇淡淡地回答,努力地平缓心情。

王铮听了这话,眼珠子一转:“萧潇吗?你遇见她了?”

叶惜颜在一边察言观色,发现曾宇的表情明显地一怔。心道:这两人的默契,超过了我和王铮之间的默契。男

人之间的友情,真的很奇妙。

曾宇淡淡道:“你知道还问?”说着拿起酒,这一次王铮没拦着他,反而笑道:“她选择离开是她的损失,再说了,我一直认为萧潇不是良配,为她难过不值得!”

曾宇又干了一杯酒,放下杯子凄凉地一笑:“现在开始,我不喝酒了,只喝水。”

这时候门被推开,袁蕾笑眯眯地进来,看看曾宇道:“来一下。”

众人目瞪口呆,江楠已经是绝色,这一位也不差。一个风姿绰约,一个丰腴性感。没想到,这两个女人都主动找曾宇。袁蕾旁若无人的样子,意外地不招人厌,好像理所应当。

曾宇坐着没动,看她一眼道:“王铮是我朋友,叶惜颜是王铮的女友,她们是叶惜颜的朋友。”

袁蕾听了,微微笑了笑,朝众人点头致意:“抱歉,我失礼了。我是袁蕾,请多多包涵。”

曾宇这才站起来,走向门口。袁蕾回头又点了点头才跟出来:“走吧,去边上说。”

门关上的时候,包间里的王铮笑道:“这女的,有意思。”

叶惜颜奇怪道:“曾宇哪来的这些朋友,都是一身贵气的样子。”

王铮笑着摇摇头:“我哪知道啊?你应该关心的是曾宇,他是我的朋友。”王铮加重了“朋友”这个词的语气。

叶惜颜笑得很开心,点点头:“对,他是我们的朋友!”因为王铮,叶惜颜也被曾宇纳入了朋友的范畴,王铮听出

叶惜颜话里的意思,但没有去纠正。

“我可以让那个男人离开萧潇。”走到角落里,袁蕾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曾宇眉头微微皱起,不悦地看了一眼袁蕾:“你是不是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可以左右别人的生活?”

袁蕾听了这话微微吃惊,正在思索的时候,曾宇淡淡地说:“相处一场是缘分,就算是分手了,我也希望她好。”

袁蕾默默地看着曾宇离开,似笑非笑地转身回到自己的包间。推门进来,里面的江楠期待地看着她:“怎么样?”

袁蕾笑道:“你赢了,你看人比我准。”

江楠笑容绽放:“那是,别人不敢说,曾宇我肯定没看错。”

袁蕾笑而不语,心道:这下完蛋了,这妞有点陷进去的意思了,回头怎么跟她娘交代啊!江楠是那种很有主意的性格,劝她的话肯定适得其反。

“不好意思,败了大家的兴。”曾宇回到包间内,先道歉。

正在唱歌喝酒的众人,纷纷笑着说没事。就算是叶惜颜,也都没有任何不悦。刚才袁蕾进来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她高高在上很正常,没想到曾宇不买账。袁蕾主动道歉之后,大家心里暖暖的。

原本觉得曾宇不好相处的三个妹子,现在也都主动热情地靠上来,还有一个蹲在曾宇的面前问:“曾哥,喜欢唱什么歌?我帮你点。”

曾宇有点蒙,别人热情,他也不好冷着脸啊,只好点头道:“点一首《

一生所爱》,今天王铮和叶惜颜是东道主,我就唱一首好了。”

“还真没听过你唱歌,今天把你叫来算是叫对了。”王铮笑着说。曾宇的变化,让他惊讶。这家伙一直闷闷的,是什么改变了他?刚才那个袁蕾,跟他说了什么?王铮这么想,但没有去问。袁蕾怎么都没想到的是,她叫曾宇出去后说的一番话,彻底让曾宇从中解脱出来。既然分手了,也希望萧潇好好的,曾宇如是说,也是这么想的。

“从前,现在,过去了再不来……”音乐响起,曾宇开口唱歌。他的嗓音低沉厚重,演绎这首歌的时候,因为心情的关系,略带了淡淡的愁绪,另有一番滋味。

曾宇唱得很一般,但是很投入。一生所爱,谁都希望有一个。但是在这纷纷扰扰,混杂了各种欲念的红尘之中,一生所爱何其难寻也。爱也好,恨也罢,都是经历。

唱到最后,曾宇仰面不语。包间内陷入短暂的宁静,一直到下一曲的伴奏响起,都没有人接着唱歌。

“你这家伙,唱歌就唱歌,那么认真干吗?”王铮起身,按了暂停键,回到位子上,忍不住抱怨了一句。叶惜颜悄悄地扭头,擦了一下眼睛,回头时笑道:“唱得很好听,来,喝酒。”

三个女伴热情依旧,但却没有了之前那种撩拨曾宇的意思。她们看得出来,曾宇表面上看着很随和,实际上却很自律。

相比之下,王

铮就截然不同了。曾宇和他能成为朋友,在很多人看来很奇怪。

曾宇说不喝酒,就再也没有喝酒。一直都是以茶代酒,六个人一个包间,玩得很热闹。只是曾宇看上去,偶尔会发呆,进入另外一个世界。

王铮坐到曾宇身边:“对了,你跟那个女的什么关系?透露一下呗。”

曾宇苦笑:“就知道你会想歪,我们就是合作伙伴而已。一开始,我把一些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自以为有一个好计划,就能闯出一番事业。实际上呢,创业最难的不是你没有才能,而是你没有启动资金。没有资金,再好的计划也很难实现。”

“你的意思……江楠是有资本的人?”王铮来了兴趣,心里琢磨着原来这是曾宇的一个套路啊。拿个计划书去忽悠学妹,搞不好就是人财两得,赚大发了。

曾宇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意思,摇摇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的计划书不小心落在了蓝魅酒吧。江楠因为过去的一件事情,一直在找我。那天巧了,她拿了我的计划书,让我去找她。没想到她看了我的计划书,决定合作代理一个红酒品牌。本钱呢,是她奶奶留给她的房子,拿去银行抵押贷款。说起来这个事情我还很担心,我看江楠不是那种在社会上闯荡过的人,她如果是性格强一点的人,合作就很受罪。我又舍不得放弃自己辛辛苦苦做出来的营销计划,所以就答应

与她合作。反正也不会有什么损失,最大的损失就是浪费一段时间。”

“哦,明白了,你没骗她的钱,那就是骗她的人咯。”

王铮实在是正经不起来的人,曾宇听了直翻白眼:“算了,不跟你说这个了。”

拥抱谎言拥抱你小说的作者是唐家三少,本站提供拥抱谎言拥抱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拥抱谎言拥抱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douluodalu1.com

上一章:第二章 下一章:第四章

2018-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DouLuoDaLu1.COM .

斗罗大陆之我是小九尾狐 加载斗罗大陆 斗罗大陆之轮转前缘 天火大道 斗罗大陆 神澜奇域海龙珠